文艺园地

当前位置: 澳门葡京娱乐场官网 > 文化之窗 > 文艺园地 > 新闻详情
20岁法定,我都21了
来源单位:全媒体中心       发布时间:2017-11-07       阅读次数:

       在觉得自己可能患有焦虑症的第二天,溜达了宜家。

       一个人还好,大于等于两个人就焦虑,可能是在慢慢抛弃自己。

 

这里最大的特点是会利用空间

       宜家采用的是曲线战略,一路蜿蜒,从客厅到厨房,办公区,卧室,然后,直达用餐区!

       走过一个小厨房时,无意间听见旁边一位姐姐说了一嘴,“这里最大的特点是会利用空间。”回头看了一眼,她推着婴儿推车,小孩很安静,陪同的是或许是婆婆或许是妈妈,不过,是婆婆的可能性大点吧。一个人的时候,总喜欢猜测别人,揣摩陌生人就是自己和自己的交流。

       宜家最大的特点确实是能够充分利用空间,6平米的小厨房也留够了跳舞的空间,煮饭随时可以起舞,12平米的小卧室,玄关后还有个梦幻的衣帽间,会巧用很多镜子,带来视觉上的扩大。

       我喜欢宜家,除了少女心在内,更喜欢小细节的设置。很窄的空间里会有无限可能的创造,喜欢大家挤挤攘攘一起讨论着未来生活可能的环境。除此之外,宜家偌大的自取仓库与小小的装修空间形成对比,越发显得魅力。

 

有两个孩子你是没时间泡澡的

       驻足在拐角处的一间小卧室,这个卧室很特别,卧室深处是一个小小的卫生间。喜欢很小的空间,这样更容易把自己聚集起来,眼神不会散,想法也不会乱,也不会做七零八落的梦。按下快门的时候,走过一对姐妹,对话的上半句没有听清楚,只听到“两个孩子,你是没有时间泡澡的。”不禁感叹这对姐妹花竟如此年轻,相互挽着的手腕,倒还像我和萝卜逛街时的常态。

       两个孩子,有了孩子应该很幸福的吧,至少我一直觉得老爸老妈有我和弟弟是他们最幸福的事情。

       我是一个很不喜欢负责任的人,不想为了一些生活该有的样子去放弃自己的想法。我觉得结婚证是应该像身份证一样有个定期更换的规则,到期你可以有在文明基础上的选择权,

       感情坚固,续期无可厚非,若感情真的没了,也可大摇大摆地离去。孩子也是可有可无,一个小东西的诞生能够证明多少东西。但突然发现,一向不正经的朋友圈竟然也诞生了第一批妈妈,宝宝满月啦,宝宝会叫爸爸啦。

        一个不算远房也不算亲近的姐姐,她有一个酷似吴昕的鹰钩鼻,逢年过节碰面的时候总会觉得,这就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姐姐了,衣品也不错。今年暑期,什么样子的契机,又见到她,结婚了,孩子也快有3岁了吧。回来后,我在便签上写下了一句话“家庭让作为少女改变了多少,只要保持自我。”前半句是对这位姐姐的描述,后半句是对自己说的话。

       我不想肚子有装过小玩意的痕迹,不爱肢体接触的我不要有个小孩在你身上爬来爬去,弄乱你的头发,而你还要用爱意满满的眼光看着他的调皮捣蛋,有个人没回家,我不要一直打电话瞎担心。

       我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有自己的梦要做,进入一个团体,我不知道会有多少妈妈还可以保持自己的最初样子,你拼命努力使自己变得更好不是为了嫁给某个他的。

       我其实挺想对妈妈说抱歉,抱歉我来到这个世界,偷走了她白皙的皮肤,偷走了她的黑发,换成了不被待见的时间痕迹。

在还可以自私的年龄,就自私一点吧。

 

这个买几个呀?你做主就好了。

       闲逛到家居展区,一位爸爸拿了一把纯白干净的衣架,冲远处的妈妈喊,“这个要买几个啊”妈妈回头回了一句,“你做主好了。”

       前几天看了一个电影《阳光姐妹淘》,真心想给妈妈看,但是我知道她是一个只喜欢恐怖片的人,像这种煽情又催泪的影视剧,她是搜索都懒得的。

       早上第一个醒来,她需要给丈夫备好要穿的衣服,搭配好营养丰富的早餐,打扫家里的卫生,目送丈夫打开家门离开,甚至一句我走了也懒得说,看着桌上一口没动的早餐,挤给自己一个微笑,这就是曾经七公主之一的娜美现在的生活。

       性别有男女之分,每一种生物都不能独立存在,妈妈不能没有爸爸,爸爸没了妈妈更是行不通,逐渐得,越来越多的女性角色失去了自己曾经的骄傲,开始不断寻找丈夫的生活节点,在每一个打结的地方,努力把自己拧成一股更细的绳,然后系进丈夫的生活,生活越久,绳子摩擦越多,她也就会越来越细。

       单身的我可以信誓旦旦地说我是独立的,不会依赖任何人生存,但生活这么神秘,谁知道它的口袋里还有多少魔法。


       宜家是一个很亲情的地方,你会看到各种手拉着手的情侣,推着婴儿车的新婚夫妇,一前一后的中年夫妇,当然了,还有一个人的我,简直像条狗。

       第一次来宜家,就被统一的暖黄色灯光的氛围吸引,捧着脸蛋告诉闺蜜,好想谈恋爱呀,想结婚然后有个家。再来宜家,没有那么强烈的感觉,看到精致的小卧室,第一反应是几年后自己可以在北京有一个这样的小房子,接纳我所有的情绪。

      我很骄傲,骄傲我还是个少女,骄傲我还有自己独立的生活,会抱怨没有人关心,老天不发慈悲不给桃花,但这样珍贵又美好的生活多少人是求之不来的,还有什么不乐意。

更多>最新新闻
更多>人物专访
更多>视频专区
关注浙传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