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传讲坛

当前位置: 澳门葡京娱乐场官网 > 文化之窗 > 浙传讲坛 > 新闻详情
后真相时代的新闻业
来源单位:全媒体中心       发布时间:2017-12-21       阅读次数:

12月18日下午两点,由桐乡管委会、文化创意学院承办的凤鸣大讲堂——后真相时代的新闻业,在文化创意学院阶梯教室顺利举办。讲座由教授、博士生导师胡翼青担任主讲,赵月峰、张玲玲、钱翁康等老师也出席了讲座。

胡翼青,现任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副院长,中国新闻史学会外国新闻史研究专业委员会副会长,新闻传播思想史研究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秘书长,南京市青年社科联副主席。主要研究方向为传播理论、传播思想史。著有《美国传播学科的奠定:1922-1949》、《传播学:学科危机与范式革命》等专著,在《新闻与传播研究》、《国际新闻界》、《现代传播》等核心期刊上发表论文近100篇。

 

 

伊始,胡翼青梳理了西方哲学对真相的认知,提出真相是共识、真相是权利的观点。真相需要人们不断地追寻,而人们所谓的真相不过是多数人的共识。由此大众也开始需要推举出一个能界定真相的机构,即新闻传播业,这些机构被大众授予了界定真相的权力,也与社会定下了契约。对传播学而言,现代性的大众与传媒的社会契约就是真相。

对于大众传媒,胡教授认为,这在古代便是记录史观的原型,同时传播的延迟性为历史学家编织完整故事创造了可能性。大众传媒的出现终结了历史写作,然而时效性让事件与事件的书写混为一谈。当下社会,社交媒体又终结了大众传播:空间消灭了时间。但同样,社交媒体并没有因此替代大众传媒成为真相的代言人:因为它同样无法界定真相。由于社交媒体破坏到了极致但却不负责建设,正如当初淘宝以做到极致的免费策略击败了全球最大国际贸易电子商务平台ebay一样,社会契约已缺乏实质的支撑力度,一整套建立事实的游戏规则已不再成立。

而在新媒体的环境下,造就了全新的受众:传受边缘人。新闻出现疾速坠落。法兰克福在《论扯淡》中解释了这一现象:扯淡的人不在意事实,只挑选或编造那些符合他目的的话。胡教授提醒同学们,在评论新闻事件时,要站在公共利益和服务文化的角度,将小我扔到一边,进行客观理智的分析。扯淡文化的盛行,还表现在公众并不在意真相而关心陈述是否有温度,判断是否真变成了判断是否善。胡教授以重庆最牛钉子户为例,公众被钉子户的女主人的言论而激发情感,“真实让位于真诚,真让位于善”。他指出,信息时代的快速发展使人类容易找到与自己相同理念、标准、立场的人,刻板印象因此形成。于是对一件事会有多种看法而且并不容易妥协和协商,许多顽固与封闭的思想也自然涌现了出来。对此,胡教授也强调,不要去批判公众的缺乏理性。因为理性与自由是彼此依存的,与其说是理性的缺失,不如说是缺乏自由下导致的公众视野狭窄。

 

随后,胡翼青向同学们解释了新闻业在后真相时代所面临的种种危机。首先是新闻业的经济独立,被新媒体破坏后的新闻业内不少报社在无奈之中成为各个企业的口舌。其次是公共性,新闻业的公共立场受到挑战,人们不再像过去一般在乎新闻。而新闻专业化也危机四伏,由于新闻学的知识壁垒太低,专门化、职业化的风险让位于预设前提的风险,“新闻无学”,新闻专业化难以完成。

“今天,在历史的断点”,临近尾声,胡翼青鼓励学生们抓住具有家国情怀“贵族新闻业的尾巴”去做好新闻业,但同时也提醒学生们即将面临一个新的时代,而它未必会是一个好的时代。“反思过去,面对未来”,建议同学们多读好书,并像他在讲座开始前说的那样,和作者对话时眼睛盯着当下,了解现实中正在发生的。

在提问环节,学生提出在这一系列危机之中新闻业这是否还能找到希望的疑问时,胡翼青回应称这一切纷乱可以让学者更好更全面的观察,他认为新闻媒体会消亡,但新闻不会;新闻的立场或许会有变化,但是形态不会变;受众喜好多元化为媒体的多元化提供了基础。因此他不对新闻悲观,只是对市场化感到担忧。

 


最后,借东方早报的衰落,胡教授表示同学们正处于一个变革的时代:抓住了贵族新闻业的尾巴,同时也即将迎来新的时代。这个时代是好是坏尚未揭晓,但是可以从中反思过去,正面未来。他鼓励同学们多读书,提升精神涵养,并将眼光投射到身处的靓丽时代。

更多>最新新闻
更多>人物专访
更多>视频专区
关注浙传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