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

当前位置: 澳门葡京娱乐场官网 > 先锋评论 > 书评 > 新闻详情
我不是红颜祸水
——浅评《长生殿》
来源单位:全媒体中心       发布时间:2017-09-07       阅读次数:

古往今来,哪个少年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才子佳人的爱情总是被世人津津乐道,而帝妃的爱恋更是流传千古。《西厢记》的多情恼,《牡丹亭》的情之一往而深,《风筝误》的阴差阳错,我们沉醉于古代戏曲的情爱悲欢,无论生离亦或是死别,悲莫悲兮生别离,《长生殿》的不及卢家有莫愁,不爱江山爱美人,可是失了江山却怪美人。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第一次触及唐玄宗和李隆基的爱情故事是在白居易的《长恨歌》,长长的一首古诗却读出了心酸之感,随即阅读了《长生殿》。似乎一个国家的兴盛衰亡总是会和女人扯到关系,褒姒、苏妲己再到杨贵妃,似乎女人就该为一个男人的失败买单,可是她们仅仅只是因为爱。看过一些学者对于杨贵妃的评价,“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是她的天姿,她的美丽使李隆基为之倾倒,纵使她骄纵善妒,这也不过是普天女孩都会有的小脾气,可是统治阶级的荒淫、腐败,国破之百姓苦的黑锅却需要她来背负,可她不过是个不谙世事的少女。

洪升也许觉得这也是荒唐的吧,他在自序中写道,余览白乐天《长恨歌》及元人“秋雨梧桐”剧,辄作数日恶。南曲《惊鸿》一记,未免污秽。凡史家秽语,概削不书,非曰匿瑕,亦要诸诗人忠厚之旨云儿。洪升借离合之情,写兴亡之感,但他却不同于其他史学家,在他看来,唐玄宗的误国却不是因为杨贵妃。待我君临天下,许你四海为家,待你君临天下,怕是为笼囚花。历史上的明君谁不是心怀天下,可正如仓央嘉措那句“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如何坐拥江山怀抱美人,是在难以顾全,表面上看唐玄宗因为杨贵妃夜夜笙歌,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不早朝,但挖掘到本质上,他成在用人,败在用人。

《长生殿》第二十五出《埋玉》是全剧的转折点,安史之乱爆发,众军呼喊,“国忠虽诛,贵妃尚在,不杀贵妃,誓不护驾。”这也是全剧最虐心的一段,六军不发无奈何是帝王的悲哀,可杨贵妃仅仅是作为杨国忠的妹妹,就招引杀身之祸,再者难道杨贵妃一死,大唐就能回到盛世吗?《牡丹亭》道,情不知何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亦可以生,杨贵妃亦是用情极深,“今事危急,望赐自尽,以定军心。陛下得安稳至蜀,妾虽死犹生也”,这样的大义,却被冠以红颜祸水之名,实在荒唐。宛转蛾眉马前死,不见玉颜空死处,我更愿意相信杨贵妃远渡东洋,只是这段旷世绝恋实在是一出悲剧。唐玄宗思念杨贵妃,两人终于天上相见,可这天上人间并不是美满人间,情天情海幻情身,情缘总归虚幻,而虚幻中的温存和美好,更让现实的残酷和清冷散发出动人心魄的悲剧意蕴。

末了,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只想代杨玉环喊一句:“我不是红颜祸水。”

文章作者:李宛津 图片作者:来自网络 编辑者:毕雯雯

更多>最新新闻
更多>人物专访
更多>视频专区
关注浙传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