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

当前位置: 澳门葡京娱乐场官网 > 先锋评论 > 影评 > 新闻详情
宽容,一个最残忍的选项
——评《推销员》
来源单位:全媒体中心       发布时间:2017-12-12       阅读次数:

宽容,这个用善良堆砌起来的词,包含着世界上最无私的人间大爱,原本该是世间最清的水,最嫩的芽,最温柔的春风,哪怕最坚硬寒冷的冰都会遇之融化。却在世俗人情面前有了分歧,有了考量,甚至,成了最残忍的选项。

主人公艾麦德原本是个心地善良的人,是个受人尊敬的老师,当大楼要倒塌时,他关照哭泣的小孩和卧病在床的病人;看到前任租客是个带着孩子的单亲母亲时,他便动了恻隐之心,在是否要清空前租客占用的房间问题上,他态度明显不比妻子强硬,在晚上下雨时,他还主动照顾那些被清出的东西:当他被同车的女乘客侮辱时,他丝毫不以为意。他也是个大度、能站在别人角度替别人着想之人。所以在妻子拉娜被歹徒袭击又不打算报警后,他应当会遵从妻子的意愿的,但为什么结果变成了他强烈要求报警,以至于到最后自行报复呢?是周围越来越躁动的环境改变了他。一次是他到车库挪歹徒车时,碰到一位邻居,强烈建议他报警;一次是他决定不报警清理楼梯时,另一位邻居再次要求他报警。剧场的人知道后,都在无意间透露出对歹徒的憎恨。而妻子的精神恍惚和憔悴使得两人一次次在冷静中慢慢爆发,他在妻子意愿和邻居态度之间变得极度烦躁,他感到不对歹徒做点什么都无法跟邻居们交待,社会的态度带给他无穷无尽的耻辱感。他的不宽容态度并非来自他本性,而是社会不宽容的结果。

妻子拉娜原本是个勤劳贤惠的女人,在遭受袭击之后,变得脆弱和多疑,丈夫一心想要报警抓到歹徒,后来又一心想要将老人的丑事曝光在他的家人面前。而拉娜却不想再受到二次伤害,也不想伤害一个家人都爱他敬他的老人,她选择了宽容。虽然片中大多数处于旁观者角度的人都想要找出歹徒狠狠报复一番,可以说不宽容的态度是普遍的,但由此我们也能看出,女性安全感弱于男性是他们解决问题方式不同的主要原因。

难道宽容不是最正确的做法吗?不宽容带来的只是痛苦量的增加,不仅对拉娜自己,也对丈夫、歹徒一家人而言,丈夫的不宽容不仅没减少她的痛苦,也使他自己终日痛苦不堪。但是事情发生后,她不报警虽可免受二次心理伤害,但心理阴影是存在的,比如不敢独自上厕所、独自呆在家里,她知道丈夫的痛苦还在于邻居知道整个事情的经过,这就很难让她有隐私可言。种种心理上所遭受的折磨,让宽容变得值得考量。宽容,仿佛也成了一个最残忍的选项。直到最后不甘心的丈夫仍要惩罚肇事者,那一巴掌的结果也并没有让他余气尽消,反而更增加了他的痛苦吧,老人生死未卜,影片在一阵隐晦飘渺中结束,宽不宽容仿佛随着老人并发变得一文不值。

就像拉娜在剧中看似无心的告白所说的那样:“我已不再哭泣,你为何还要那样做?”

文章作者:郑惠中 编辑者:浙江传媒新闻审稿




更多>最新新闻
更多>人物专访
更多>视频专区
关注浙传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