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

当前位置: 澳门葡京娱乐场官网 > 先锋评论 > 影评 > 新闻详情
皮囊——评《美国丽人》
来源单位:全媒体中心       发布时间:2017-12-11       阅读次数:

很多年前,应该也没有很多年,大概是读初中还是高中的时候,看过一部英剧叫《skins》,中文翻译为“皮囊”,虽然那个时候的词汇量并不多,但还算认识“skin”这个单词,所以我就好奇它为什么被翻译为“皮囊”而不是“皮肤”。看完整部剧,才发现,“皮囊”这个词用得实在太贴切了,它将英国迷惘的青年一代的叛逆和不羁表现的淋漓尽致,青年一代将放纵、堕落作为皮囊武装自己,表现自己的不平凡来融入一个有点“病态”的群体。而“美国丽人”讲得是美国中产阶级家庭内几代人的,几种价值观的矛盾,他们披着皮囊尽力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所有人都是披着人皮的动物,所有人都有“皮囊”。

人分为两种,一类是假装自己很好,另一类假装自己很坏。

安吉拉,以吹嘘自己的性经验为荣,向往名模的生活,她以丰富的撩汉技能包装自己,无非是想告诉众人自己的迷人与美貌。她说平凡是最可悲的,所以才会因为瑞奇说她平凡而大动肝火。她怕别人撕开自己精心编织的皮囊,可她却又不忍心欺骗莱斯特,所以当终于要走向成人的时刻,她不得不向莱斯特坦白自己的纯洁。安吉拉,一个假装自己很不纯洁的单纯女生。

小珍,美国迷惘青年的代表。她觉得自己平庸普通,步入青春期与父母缺少沟通,又极度渴望被关注。所以她叛逆,听朋克,化妆,让自己显得很成熟,很cool。她用皮囊包裹自己,害怕父亲的突然关心,害怕好友与父亲关系的改变。她表面上不在乎父亲,甚至和瑞奇商量杀害自己的父亲,但却又极力反对安吉拉和自己的父亲发生关系,她祈求好友不要破坏父亲在自己心中的形象和地位,当她真正看到自己的父亲倒在血泊当中时,声嘶力竭地吼出“老天爷”时让她知道死亡不是那么有趣的事情,有可能会让她接受不了。小珍,一个假装自己很坏的女青年。

卡洛琳,假装自己很成功,很高贵,其实她很失败,无论是作为母亲,作为妻子,还是作为一个中介。作为母亲,她没法和自己的女儿好好沟通;作为妻子,她无法另自己的丈夫得到心理甚至生理上的愉悦;作为房产中介,她无法卖出一栋房子。她喜欢站在金字塔尖俯瞰终生,当她偷情被丈夫抓包时终于无法继续伪装下去,皮囊被无情撕碎时她才发现构想的金字塔不过是海市蜃楼。

莱斯特,前半生的时间一直穿着皮囊生活,尽力做一个模范父亲、丈夫和称职的职员。人入中年,在看到青春妩媚迷人的安吉拉以后,他再也无法继续带着自己伪善的面具生活下去。他辞职,甚至用了下流的方法获得了一年的薪资;他咆哮,在餐桌上重振了自己在这个家中作为父亲和丈夫的地位;他哈草,体会青年时期没有机会体验到的堕落与愉悦;他健身,因为他想得到安吉拉;他买车,那是他青年时期的渴望……莱斯特很奇怪,人们都说戴上面具人们才能做自己,因为没人知道你是谁,而莱斯特是撕掉伪装才真正做了自己,虽然只有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

还有那个以异性婚姻伪装自己是同性恋事实的法兰克海军中尉,他直到最后都无法直视自己的性取向,虽然他的儿子早就知道。

第一次听到“American beauty”这个词是在我的翻译课上,老师说很多人把“American beauty”翻译为“美国丽人”,然而它实际上是美国的一种红玫瑰。我第一次听到这个解释的时候简直和听到“The Big Apple”代表纽约时一样震惊。但是看完影片又觉得如果把它直译为“红玫瑰”又不免俗气,谁也不知道你想表达什么,“美国丽人”名字中透着一丝可爱,一丝俏皮和一丝骚气。它先明确得指出这是美国中产阶级家庭之中的矛盾,后又隐射其实这不仅仅发生在美国家庭,这是人类社会的普遍问题。

我一直觉得喜欢红玫瑰的女人分为两种,一种高贵典雅,一种拜金色情。高贵典雅可能是“皮囊”,例如卡洛琳的拜金和物质;也可能是“皮肤”,与身俱来的,例如我喜爱的赫本。至于色情,每次影片中漫天飞舞的玫瑰花瓣迎面飘下,总觉得充满了色情的气息,让一个受惯传统教育的中国学生不免觉得有点不自在,大胆的镜头也让我显得很尴尬,我不知该将自己的眼神往哪儿放,同时又要观察室友有没有注意到我尴尬的境地。包括宣传海报上的红玫瑰放在赤裸的女体上,也很大胆。影片我断断续续三天才看完,不是说影片不够吸引人,而是太过吸引让我一时有些无法消化。我凌乱地不知道该如何整理自己的思绪。看完以后我才发现自己的肤浅,你用什么样的眼神看待这部影片就会看到什么样的效果,再回过头去看封面海报,我只觉得它很美,但我仍然不敢凝视太久,我怕那朵玫瑰无法承受我眼神的压力。

我记不清那部英剧最后的结局是怎样的了,因为后来步入高考追不起一季一季不断更新的剧情,但我想结局无外乎青年一代最后都发现了真正的自己,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电影最后大家也都被迫撕掉了皮囊,而唯一一个自动脱掉人皮的莱斯特却没过多久自由的生活就被枪杀了。我记得在《skins》第一季结局时,有唱到“噢,宝贝,这是个狂野的世界,仅仅靠微笑是很难应付的,我会永远记得你天真的模样”。不知是谁说,我们本来都是完整的,但是为了融入这个社会我们不得不使自己变得残缺。影片中的人物全是这样,为了融入这个社会而自断四肢,办成小丑的模样。

《捉妖记》中的葛老板穿上了无数的人皮才伪装成人类,最后还是因为胡巴的一颗枣核前功尽弃。所以皮囊无论你穿上多少层都还是会被撕裂的,不然也会自己腐朽。穿着皮囊的生活如此辛苦,虽然脱下皮囊的生活可能会像莱斯特一样不能长久,但如果让我选择,我宁愿自由地活一年,也不要带着皮囊浑浑噩噩四十年。

文章作者:章继伟 编辑者:毕雯雯、徐婉卿

更多>最新新闻
更多>人物专访
更多>视频专区
关注浙传新浪微博